南审人物

一线故事,南审姑娘的上海海关防疫24小时

2020.04.16浏览次数:10
分享到:

口罩护目镜手套防护衣“全副武装”,上上下下飞机忙碌,来来回回往身上喷了十多次消毒水,精神高度集中连轴转了20多个小时后,毛艺蓉终于下班回家。

洗了个热水澡,爬上床尽量什么都不想睡了会,她起身找出吉他,弹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然后坐到桌前练字,绷紧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

休息好,她再次出发,前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继续与入境航班打交道。
毛艺蓉,南京审计大学2018届IAEP专业毕业生,就职于上海海关稽查部门,近期作为志愿者参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防疫”工作,在登机检疫和数据统计两个岗位尽自己的一份力。

近距离面对风险,她说自己不怕不怕

做登机检疫工作时,毛艺蓉和同事们提前做好防护,航班落地,他们先对机组人员进行测温,了解情况,再到机舱对旅客进行问询等工作。对来自重点区域,或者有接触史,有发烧、咳嗽等症状的人员,更加细致对待,根据情况带到特定区域进行下一步流行病学调查。

防护服不透气,只是穿着就已经不舒服,再不断跟旅客讲话,机上人多杂音大,高强度交流“输出基本靠喊”,会让人胸闷。有次下机时她呼吸受阻,差点没撑住,一个趔趄险些晕倒,“那一刻觉得自己还挺不容易的。”

入境飞机架次多,工作量大。有次凌晨一点开始,她和同事一个半小时内登机7次。每次去重点航班要消毒两次,那段时间身上喷了14次消毒水。

机上温度高,又穿着全套防护,再一忙碌,很容易出汗,下机后汗水蒸发带走身上热量,喷消毒水又跑走一点温度,“暴冷暴热,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等下一班飞机时,他们有时会穿着防护服眯一会,其实也睡不着,冻得瑟瑟发抖。她因此更深刻体会医护人员的辛劳,“他们比我难多了,不仅要克服危险和辛苦,而且很多细节方面都很难,只是放在心里没有说。”

近期国外疫情形势严峻,要克服的不仅是忙碌和劳累,还有心理上的压力。每天面对那么多入境旅客,不少人来自疫情严重地区,与他们靠得那么近,交流问询,虽然穿着防护服,也还是免不了紧张。

有一次,她和同事对一架俄航进港航班进行登机检疫,300多位旅客有200多来自重点地区。这一趟可把他们忙坏了,问询了解,分批带下机,饶是旅客们很配合,还是用了很久时间才完成全部工作。

终于结束后,她才意识到自己一身汗,除了闷热,也因为心一直悬着。可是小姑娘很倔强,“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身边老师同事们都不怕,我也不怕。”
疫情期间,旅客们情绪也绷着,容易想东想西,于是毛艺蓉有时还要化身知心小姐姐安抚他们。

有次碰到一位旅客很紧张,说喉咙不舒服,她经过询问发现对方没有发烧咳嗽肌肉痛、没有其他不适,也没有接触过可疑人员,稍微放下心来。再一问,这位旅客快20个小时没有喝一口水,“那可不就会喉咙不舒服么,于是安慰他,让他找地方喝了点水,果然好多了。”

一点赤子情怀,一点制服情结
  其实毛艺蓉并非被单位安排做登机检疫工作,她是自己主动报名当志愿者的。
找工作时她早早锁定上海海关稽查审计岗位,“我一直有点赤子情怀,也有点制服情结。海关的制服好看且帅气,职能是为国把关,而且我想离父母近一点,方便照应。我的专业和经历与这个岗位完美契合,也是缘分吧。”

她现在就职于吴淞海关稽查部门,主要从事上海关区的专项稽查工作。这个岗位对海关各条线业务把握和规范化执法能力的要求比较高,既有挑战性,也有趣味性,“和我大学所学习的审计知识有异曲同工之妙。”

春节期间,各大入境口岸出现确诊病例,急需检疫人员加入防疫队伍。非医学背景的关员可以参加支援队伍后,她立刻申请加入。“作为海关一员,参与防疫工作是我的职责,没有可以推卸和怠惰的借口。”家人当然也有担心,但是很尊重她的选择,也很骄傲女儿成为一名守“沪”者,“他们常常鼓励我,有时还给我发个红包呢。”

第一次在机上遇到疑似发烧旅客时,她心扑通扑通跳。先对旅客做了两次体温检测,又仔细询问旅行史和接触史,然后把他带到单独的流行病学调查室接受更细致检查,过程中尽量避免和其他旅客接触,所幸最后虚惊一场。

工作很累,很辛苦,还好同事们配合默契,总是互相打气,旅客们也大多非常配合,这让毛艺蓉觉得没白受苦。

印象最深的一次,机上有位不到一岁的小宝宝,哭闹着不肯戴口罩,家长都快放弃了,可是毛艺蓉很担心,跟同事一起想办法。

后来孩子妈妈用一件雨衣做好防护,她迅速与工作人员对接做好配合,第一时间护送一家人完成流行病学调查,才放下心来。“我们把旅客放在心上,想方设法让大家尽快通关并保证安全,团体协作让我感到大家拧成一股绳子一起守护这座城市。”

最近她转至数据统计岗位,每天对进港航班旅客名单进行筛查汇总,对送医及确诊旅客的密切接触者追溯上报。

毛艺蓉深知,“数据是许多检疫工作的基础”,这是份很精细的工作,通过数据分析把高风险旅客筛选出来,定位座位号,方便登记检疫人员进行精准处置,也减少旅客在机场的交叉感染,提高工作效率。

新岗位同样一点儿也不轻松。她所在数据小组四个人工作量巨大,长时间一动不动盯着电脑,做数据筛选和分析,眼睛涨到不行。

数据要求精细,一旦出错对后续工作影响很大,因此压力不小。精神紧张,身体跟着紧绷,“是个体力+脑力活。”每天工作结束,都要久久地闭一闭眼睛,才能慢慢放松下来。

新岗位与她所学的专业更加契合,再加上她有登机检疫的经历,也更加明白工作重点,所以虽然累,还算得心应手。

弹琴健身练字演讲,多才多艺南审姑娘

不工作的时候,毛艺蓉依旧闲不下来。

疫情前,她每周健身三次,体型力量练得棒棒的,好身体也让她面对高强度工作时不那么吃力。

有空时她会弹吉他,也一直热爱钢琴。她很喜欢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有时还会跳上一曲。

最喜欢的还是练字,写得最多的是袁枚的《苔》,“这首诗火起来之前我就很喜欢,就像自己的写照,它激励着我小小的个体也要有大大的能量。”

毕业一年多,毛艺蓉一直记挂着南审。

2014年夏天,一拿到录取通知书,她就和爸爸妈妈一起来了趟学校,看看校园。

“那天走啊走啊,妈妈说太美了,千万不要辜负在这里的四年。”她一直记着妈妈的话,认真学习,加入社团,参加很多活动,认识有趣朋友,大学过得充实而丰盈。她成绩不错,也考了不少证,而且在各项活动中表现活跃,还获得过南京市演讲比赛的第一名。

她对很多课程念念不忘,李兆东老师的《审计学基础》帮助自己构建知识体系框架,陈艳娇老师的《内审案例》用鲜活有趣的审计案例激发热爱,倪敏老师的《舞弊审计》干货满满。

有一次,有位老师临时代《微观经济学》课,下课前给了他们念了句诗,“玫瑰停止的地方,芬芳前进了”,希望他们“课堂停止的地方,探索前进了。”这让她一直记忆深刻,“老师像光一样,照亮大学四年象牙塔生活,给我温暖也给我力量。”

她喜欢南审,喜欢上课,喜欢老师,喜欢同学,喜欢风景,喜欢学校尽全力给同学们创造最好平台的这份努力。在南审,自己有勇气尝试各种事情,“不是为了直接获得什么,而是让经历给人生做有力的支撑。”

前几日,毛艺蓉听到旁边人聊天,说着要去哪儿哪儿玩,她觉得特别开心,特别踏实。她知道,自己熬过的每一个夜,抠过的每一条数据,都是算数的,都有在保护这座城市的人们。她一直有句心里话,“无论发生什么,我都第一个欢迎你回家,这是我们一线人员的心声。”

“疫情结束,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我要回家,看看爸妈,我太想太想吃奶奶做的饭了。”

善良美丽的南审姑娘,祝你平安,早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