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侯文轩谈经济学家环游世界
 
发布时间:2017-05-23 浏览次数:

 润园书院通识教育中心 刘玉霞 报道

517日下午,我校政府审计学院教授、曼彻斯特大学商学院金融学博士,爱丁堡大学商学院终身教授侯文轩应润园书院邀请,在敏达学报为润园学子做题为《经济学家环游世界》的讲座。

侯文轩首先表达了对于我校书院制的赞同与喜爱:这与国外众多高校诸如杜伦大学、牛津大学有相似之处,并由此引出这些学校的一些鲜明特点,强调对通识教育的重视。

随后,侯文轩以自身经历为例,表明其兴趣是周游世界,在一些或自愿、或偶然的因素驱使下,到目前为止已经去了包括冰岛、阿根廷、阿沙尼亚等比较有特色的50多个国家。其中一次阿根廷之旅更是充满趣味与冒险。

一张张地图开启了讲座的主要内容,其中,GDP地图表明经济的多样性以及发展的不平衡,金融地图表明金融市场的巨大差异性……侯文轩由此抛出问题:是什么导致了各国发展的不均衡?激发同学们思考。接着,他同样以地图形式展开阐述:法制、腐败、资源和文化都是影响发展的因素。还有一些具体指标可以用以参考,股东的权利及维护问题、债权人的权益问题、法律的执行问题等,一些国家就因为法律制度非常繁琐和形式化而导致法律制度水平的下降,从而影响了发展。由此可见,法律较好的地方,金融和经济市场更发达、股权集中度更低,更有利于保护更大群体的利益。

侯文轩说,在经济发展早期,殖民者对所属殖民地有两种态度: 建立保护性国家或建立剥削性国家,这截然不同的制度经后续不断传承,由此决定现在这些国家发达与否。而我们应该思考的是: 究竟是什么动力会使一个殖民者建立一个怎样的被殖民国家?侯文轩给出了这样一个可由前到后进行的推理: 由殖民者是否愿意在此居住到看其死亡率的高低,由死亡率高低的不同决定其早期制度的不同,经延续传承,发展成为现在的制度,决定其现在的经济表现。而国家也可从殖民者死亡率这个角度被分为四组,根据高低的不同,其经济发展和民主程度与其均成负相关,即殖民者死亡率越高,被殖民国家经济发展和民主程度越低。

也有人提出疑问:在殖民者来之前,尚未被殖民统治的地方有制度吗?这些地方此时有四种情况:完全无制度、制度松散、制度较好、已有国家雏形。但是这些却无法与现在国家GDP的发展对应起来,由此可见,殖民者统治给其带来的影响之深。

除此之外,种族的多样性也会影响社会的发展。二战后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未来的增长在非洲,但研究发现非洲各国种族的多样性和社会矛盾、低就业率、经济发展缓慢、黑市交易普遍等现象相关,这从一定程度说明种族复杂带来的治理与发展难度的加剧。

更有观点认为: 国家间经济发展的差距也与早期的奴隶贩卖有关,虽然早期贩卖奴隶贸易很普遍,然而没人愿意成为奴隶,有人搜集、整理了非洲非常详细的资料,制作出奴隶贩卖数据库,发现运送奴隶的主要规律,贩卖奴隶越多的地方,当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被打破,这样一来,当地经济便无法发展,GDP越来越差,而一些靠近海口的地方受其苦,经济发展更加差。

侯文轩提到,还有一些其它重要理论和观点,认为经济发展与其有关,如宗教信仰,东西方、天主教和新教之间有所不同;甚至农业种植品种也与经济发展有关,种大米还是种土豆?有研究者发现种土豆的地方更少受剥削。这些都是很有趣的研究现象。

侯文轩表示,中国是一个特例,呈现高经济增长,低法制的特色,与其它地方不同。他的研究认为,这与中国信访制度有关。虽然欧美法系比大陆法系更加灵活,但是信访制度从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中国法制的不足,包括时效性、灵活性和执行力同时政府和司法机构双管齐下解决司法问题,促进了中国的发展。

讲座最后,侯文轩认真耐心地回答了现场同学所提的问题。并希望和鼓励同学们永怀好奇心和包容心,去了解和体会这个世界。

整场讲座,主题突出,内容丰富,观点新颖,使在场学生感受到经济学家的环游魅力及其眼中的世界,深受启发,受益匪浅。

(责编 赵环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