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拼搏的身影,让南审的梦想熠熠生辉
 
发布时间:2017-02-18 浏览次数:

每到假期,没有了学子的校园,格外冷清。但是,假期夜幕下的位育楼,闪亮的灯光为校园生起了暖意。这个寒假,不少老师依然经常出现在校园同学们放假了,学校申请博士授权单位的工作依然如火如荼。同学们放假了,为了评估,老师们还一直在忙。教务委员会、学务委员会、总务委员会、研究生院、科研部、保卫部、信息办、培训教育学院、校团委等部门都在坚守岗位,为了新年有个好“收成”,尽心尽力守护着这座美丽的校园...还有很多老师,利用假期,做学术、忙备课、写大纲、改教案,每日伏案工作。

苏格兰作家卡莱尔曾说,停止奋斗,生命也就停止了。今天我们特意选取几个典型,看看寒假里,我们的老师到底有多拼!

这位博士不仅自己拼,还娶了位好夫人

他叫徐彰,东南大学法学博士,去年9月入我校政府审计学院。

博士期间研究刑民交叉理论的徐彰,现在在琢磨《审计法》。为了增强自己在《审计法》领域知识的薄弱和不足,自进校以来徐彰一直在钻研审计专业知识。这个寒假对他来说,每一秒都弥足珍贵。

读博的时候,徐彰的假期也多是留校看书、写文章。有一年他年二十九回家,博士论文就在那几天写了好几万字。还有一年他年三十中午才返乡,期间完成了一篇发表于《法学论坛》的文章。

这个寒假,徐彰也没有给自己放一天假。

徐彰和妻子,领完结婚证后,原本计划在今年上半年举办婚礼。可是放假前,他接到了一项任务,需要带硕士生前往审计署广州特派办实习。对他来说,这不仅是学校的信任,也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不巧的是,实习的时间却与原定的婚礼时间冲突了,徐彰很为难。他打算和妻子好好商量一番,可是没想到,他的妻子听说了他的工作与婚礼冲突后,毫不犹豫地支持了他的工作。妻子不仅同意徐彰去广州,甚至还帮着他一起去说服双方的家长,帮助通知亲朋好友婚礼改期。

就这样,寒假中,在填报课题申请书的同时,徐彰也陆续将带队实习的事情安排妥善,准备出发了。

谁知在过年前,徐彰的妻子发现自己怀孕了。要升级做爸爸的徐彰特别兴奋,但是一想到妻子的孕期自己可能要一直待在广州,徐彰犹豫了,他考虑和学院申请换人带队去广州。

这个时候,他的妻子说了一句话:“学校放假,临时找替换的老师一定不易。学校信任你才派你去带队,就不要因为我给学校添麻烦了,你去广州,我在南京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

2月13日,徐彰带着25名学生踏上了赴广州实习的路程。

“大年初一,校园里除了学术猫,就是我这只‘学术狗’了。”

毕业于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的张静静博士,2016年2月进入我校,研究方向“经济学”,讲授《微观经济学》英文课程。

上学期,张静静参加完学校的美国人才招聘会回来时,寒假已经开始了。在改完学生的期末试卷后,她就开始了国家自科项目填报的终稿完善工作。

假期中,她的办公室所在位育楼从不锁门,老师们可以随时进出,金培值班餐厅的饭菜也很可口。对于她来说,假期是最好的科研时间。

她的家在学校附近,寒假中,她每一天都到校工作,包括除夕和大年初一。除夕那天,校园很热闹,校长和很多老师陪在校留学生过春节,包饺子,发红包。作为留学生导师的她也去凑了回热闹。大年初一,张静静又是早早地到了学校。这一天,学校很安静,用她的话说,远望校园,就剩学术猫和她这只“学术狗”了。不过到了初四、初五,就有很多老师陆续返校了。

上学期她给16级国际人才班讲授全英文课程《微观经济学》。这个班,学生们的英语都非常好。有一次期末汇报课,学生们上台汇报展示小组讨论成果,时现副校长正巧去听了这堂全英文汇报课。听到一半,时校长突然问张静静:“英语这么好,这到底是老师,还是咱们的学生?”张静静感叹,面对这么优秀的学生,必须要趁着假期提升自己。

他刚调入高校,寒假工作就是种习惯

庄尚文,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2016年2月进校。

原本在银行工作五年的他,现从事国家审计的理论研究。从业务到科研,是个不小的转变,但是他并不担心。“我之前对金融行业、宏观政策相对熟悉一些,对于政策出台后企业、银行等微观主体采取的具体做法也比较了解,现在最需要通过学习、积累和应用理论深化对现实问题的认识。”

寒假期间,庄尚文早晨七点半左右就会到办公室,晚上十一点左右离开,中午基本不休息。他曾经的工作经历中,没有寒假,现在反倒觉得,假期不工作有些不太习惯。

在准备课题申报的庄尚文,把每日工作当成一种习惯。申报课题项目,在他的认知里,是一名普通青年老师的一项日常工作。他觉得,辛勤伏案并非是因为对课题有多渴望,只是要尽力完成一项本职工作而已。

庄尚文同时还在认真备课,他下学期准备开两门公选课,《金融新趋势》与《零售革命》。五年的金融领域工作经验,让他迫切地想把实践中的金融知识和自己的银行工作经验带给学生们,也想要利用自己对于政策与信息的把握,将最新的理论和实践案例带进课堂。

看部剧就能开门课,这位女博逆天了

有一位美丽的年轻姑娘,她情人节不去约会,竟然在办公室做科研,她叫王静。王静毕业于南开大学的政治经济学,去年8月进校。

这位姑娘,寒假期间,2月4日到校,每天在办公室闭门研究自己的课题申报书。早八点到,晚十点离开。她说教师行业的工作时间已经很宽泛了,能有假期自由支配,做自己喜欢的研究她很开心。

王静,爱健身,也爱看剧。她看完《欢乐颂》,想到几个问题:南京也算是一个中心城市,我们南审的学生毕业后如何选择就业城市?是留在南京还是返回家乡?就业前如何准备面试?就业后如何应对职场压力?她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结合了自己本科毕业后的工作经验,拟于下学期开设一门公选课《就业:从校园到职场》。

看剧都能看出一门课,值得期待!听说她为了提高审娃们的论文写作水平,还结合自己所学的软件知识,准备了一门相当实用的课程《论文写作实证规范》。

“做事情,我习惯‘最好的准备,最坏的打算’。我不太在乎一件事情的结果,但是必须要尽力去做。只有在我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才会比较心安。”

与其为模糊不清的未来担忧,不如为清清楚楚的现在努力!

拼累了,怎么办?折叠床有大用处

吴星泽老师,南京大学管理学博士,2015年7月进校,讲授《创业管理》课程。大年初五的时候就返校了,每日十二个小时的办公室研究工作,无一日例外。

吴星泽原本研究财务管理,进校后着力转型到国家审计方向。他从上学期就一直在思考国家审计这个研究方向,但是没有完整的时间来归纳。这个寒假,对于他来说尤其珍贵。他早早的赶到学校,对之前的想法进行沉淀、细化、整理。

为了做好新方向的研究,他必须大量阅读文献。所以,他的办公桌上总是堆满了各类材料、论文与笔记。工作累了怎么办?没关系,他的办公桌后有张折叠床,累了就休息一会,起来继续工作。

在寒假中,不只是这几位老师。越来越多的老师带着折叠床到校,工作累了就在办公室的折叠床上休息,只是为了不把时间浪费在回宿舍的路上。甚至有老师,为了节约研究时间,整夜宿在办公室,想起什么内容就赶紧起身写下来。

汤二子老师就是其中的一员。到校一年半,他时刻鞭策自己努力前行,全身心投入科研与教书育人,立志“做个南审的合格老师”。进校时间虽不长,但他已发表了一篇《管理世界》、一篇SSCI(一区)、一篇SCI(二区)以及四篇CSSCI。

我们还采访到审计科学研究院执行院长郑石桥教授。他介绍说,整个寒假他都没离开南京,一直在做国外政府审计研究的梳理,“谁说国外没有政府审计研究,你看...”他指着电脑屏幕对我们说。

一所名校与普通学校的差别,一个名师与普通教师的差别,其实就是在假期。

每一个假期拼搏的身影,都是为了让年轻的南审不断积聚实力,向着高峰攀登,对得起曾经许下的诺言!为老师们的奋斗精神点赞,“南审的未来,一定配得上今天的努力!”

(责编  朱芸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