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人】严孜铭:写剧本做编导开公号,18岁创作40万字
 
发布时间:2016-01-02 浏览次数:

严孜铭,2014级汉语言文学一班,有多篇散文、小说发表于各类报刊,2015年凭借话剧剧本《胭脂扣》(改编自李碧华同名小说)获泰州市首届“梅兰春”戏曲奖,成为十位被表彰作者中最年轻的获奖者,也是唯一的女性获奖者。保持着写作的习惯,至今已创作约四十余万字。

 

 

刚得知获奖消息时,惊讶大于喜悦,这部话剧《胭脂扣》是我初次尝试创作剧本。

李碧华的《胭脂扣》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改编成话剧剧本可以说是我对作者的一次致敬。因为怀着敬意,剧本完成后多次删减,对每一个人物的台词、动作都是斟酌再三。但毕竟是第一次写话剧,心底没有什么底气.

前一阵子,老爸偶然提起“梅兰春”戏曲奖,便顺手将作品投了过去,一直也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有幸与数位优秀的戏曲工作者爱好者共同获奖,我有点受宠若惊,不过——

 

好吧,我承认,其实我心里high炸啦!

 

 

 

资料

“梅兰春”戏曲奖:泰州市文联设立的一个奖项,2015年为首届。参评作品为戏曲文本,面向泰州全市戏曲作家作者,由原省文化厅厅长、省戏剧家协会主席汪人元担任主任评委,著名文化学者费振钟、著名剧作家、小说家沙黑等专家为评委会成员。泰州是著名戏剧大师梅兰芳的故乡,该奖项名化自其姓名。

(信息来源:凤城泰州网)

这次一共十部作品获奖,这些获奖者有杂志编辑、文广新局的干部,也有专业剧作家,能与这些剧作者前辈们共同获奖,老实说,我……挺开心也挺抖豁。

 1126日下午,我受邀参加颁奖仪式。

 泰州电视台颁奖仪式报道视频截图

 

 

到了现场,发现自己不仅仅是最年轻的获奖者,还是唯一一个女性获奖者!这份荣光让“没有见过大世面”的我有些坐立不安,直到跟着诸位获奖老师一同走上舞台,接过泰州市文联刘仁前主席递来的奖杯时,我才回过神来。

也许是感觉到我些许的不安与期待,递来奖杯时,刘主席冲我微笑道:“拿好了,小姑娘。”顿觉温暖。

 获奖者、颁奖者大合照

 

 

老爸是作家,虽然从未刻意要求过我,但耳濡目染,我读了不少文学作品,少年时酷爱杨红樱,现在则偏爱严歌苓(当然我不否认有一部分原因是大家都姓“严”啦~)。

读得多了,就想自己写,初中时在父亲的鼓励下提笔写了一部短篇小说《邱磊的天才岁月》发表于《花丛》,这使我开心了好长时间。

高一时,短篇小说《流年》发表在贾平凹主编、陈忠实顾问的《延河》杂志上,更是让我倍受鼓舞。

《延河》杂志封面,目录

 

 

来到南审,我保持着写作的习惯,陆续有《奔跑的灯火》、《迷城雪》、《一只有思想的猫》等短篇小说以及《总是异乡人》、《军训的故事》、《我与南大那点事》等散文发表于各类报刊。

 

 

话剧社

 

去年看到了红帆船话剧社的招募,心底的话剧梦猛然被触动了。

说来有趣,这部剧本《胭脂扣》还是当初面试红帆船编导部时的尝试之作,遗憾的是,这部剧并未有机会演出过。

在话剧社,作为编导,我们既要会写,又要会导演,必要的时候可能还得自己蹦上去顶戏,简直需要Hold住全场的气质~

 

 

自导自演的《第三十四颗牙齿》,剧本非原创

因为喜欢演戏,还和小伙伴约着去当过群众演员,很激动地看到了张国立和闫妮!

公众号

要说最近公开发布的最特别的一篇稿件,当属文学稿《我的故乡到底是麻辣宣威,还是糖醋泰州》啦(点击蓝字可查看),因为这篇文章,我有幸加入蓝莓工作室,在这里,我和其他的小蓝莓一起快乐地学习玩耍,每当看到大家分享官微的内容,我都感到非常自豪~

 透露一个小细节,我的微信名无耻地叫做“叫我小仙女,不然不回复”,但是小蓝莓们真的很配合地叫我“小仙女”,我感动得快哭了,不像我的舍友们,她们都觉得我有病,哈哈哈!

加入蓝莓工作室之后,我还学会了一项新的技能——运营微信公众号!

 

 

在小蓝莓菜包学长、晶晶同学的指导下,我鼓起勇气开发了一个个人公众号——浮生随读记。做起来后,发现它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困难,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自己做公众号,我才真正体会到,每一篇用心制作的推送内容,读者看完不过几分钟,然而制作者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写稿,搜集图片,数次删改,最后呈现给关注者。同时我也发现,标题对于一篇推送真的太重要啦~

我会在公众号里分享一些有些冷僻的神话小故事,讲一讲奇女子的爱恨情仇,或是推荐一些我看过的好电影。

我努力让自己的内容读起来轻松有趣一些,图文结合,只可惜目前关注我的都是认识的人……

创作谈

记得有一次宣传社团的征稿活动,我们得到了无数相似而又令我心惊的拒绝答案——“我是理科生”。

这让我感到诧异,甚至有一丝害怕。假若我们以文理科去切割文学与生活的联系,那么我们的生活恐怕就没什么乐趣了。文学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的,如果它高不可攀,那么再没有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能比它更加平易近人了。

偶然摄于路边的枫叶

在我看来,创作最需要的就是一颗赤子之心,一颗除去功利的心,这样你就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美好。

一片特殊形状的树叶,一朵怒放的鲜花,微风拂过琴弦的声音,落花飘零水上的神韵,都可能成为写作的素材。

我在写小说或是剧本时,从来没有想过冲着奖项或是发表,而是单纯沉浸在我亲自构建的那个世界之中,感受我笔下角色们的喜怒哀乐。

所以,你,要不要一起写起来呢?

文、图:严孜铭

指导老师:唐小芳

责任编辑:李晔

分享到: